'; str += ""; str += "
要闻传真返回 打印
"; str += "
"; article=document.getElementById('newszwkw').innerHTML; if(article.indexOf(strAdBegin)!=-1){ str +=article.substr(0,article.indexOf(strAdBegin)); strTmp=article.substr(article.indexOf(strAdEnd)+strAdEnd.length, article.length); }else{ strTmp=article } str +=strTmp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
"; str +=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科教文卫 > 爱心助残永不歇
爱心助残永不歇
——张温静二十二年倾力儿童康复事业
时间:2019/5/31 9:03:04 作者:韩岩

张温静(右一)和儿子、儿媳及小孙子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

 

教师杨红教听障儿童文文唱儿歌。 (照片均由陕报记者 韩岩摄)

 

教师刘红梅用自制的乐器模型玩具给孩子们上音乐律动课。

  

 

      31年前,一位普普通通的女性、一位善良的母亲,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把从小因病双耳严重失聪的儿子从无声的世界唤醒,让他与正常的孩子一样上了小学、中学、大学,成家立业。  

 

      这位善良的母亲名叫张温静,现任咸阳康复教育学校校长。  

 

      20余年来,她怀揣一颗滚烫的心,献身残疾人康复事业,在社会力量兴办残疾儿童康复服务领域做出了骄人的业绩。她创办的3所非营利性康复教育学校,已成功康复聋儿、智障、脑瘫、自闭症等各类残疾儿童500多名,其中有85%的孩子进入到普小、普幼就读,部分就读中学、大学,康复教育水平领先全国。她先后多次受到省、市残联等机构的表彰奖励,获得“全国扶残助残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省残联副理事长贾乃荣对张温静高度评价:“她很有爱心,干事业很执着,不管遇到多大困难,从不抱怨。她不只培养好了自己的孩子、做好了康复教育工作,而且还积极建言献策,对推动残疾人事业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她的这种精神值得我们学习。”  5月28日,记者走进咸阳康复教育学校,近距离了解张温静校长为创办残疾儿童康复学校所付出的艰辛,以及她独辟蹊径的办学理念、传承爱心的博大情怀。

  

 

      母爱将儿子从无声世界唤醒

  

 

      20世纪80年代,张温静是一名普通的铁路职工,在偏远的蒲城县坡底基层单位工作。

 

      1988年,张温静的儿子朱江出生7个月时,由于高烧不退用药治疗,由此埋下隐患。孩子1岁2个月,但是整天不说话。张温静和丈夫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儿子被确诊为极重度耳聋。张温静怎么也不相信,健康活泼的儿子竟然就此坠入了无声世界。  

 

      面对现实,张温静没有被击垮。她在家人的支持下,拿出所有的积蓄,带着儿子跑遍了北京、上海各大医院求医问药。然而,最终检查结果都相同,儿子朱江属于极重度一级耳聋,双耳听力损失达110分贝,医学界权威人士给这个孩子判了“死刑”,回天乏术。  

 

      孩子还不到2岁,人生的道路还很长。走投无路中,张温静偶然从一位医生那里得知,聋儿戴上助听器通过语言训练是可以康复的,这个信息让她激动不已。为了能让儿子开口说话,她研读了许多医学、心理学、教育学的书籍。她省吃俭用,给儿子购买了昂贵的助听器,还买了聋儿学说话教材,每天从早到晚上千次地一个音节、一个字地教。她让儿子摸着她的声带,感受每个音节的不同,一遍一遍地学着口型发音……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1年春天的一天早晨,她带儿子上街,忽然一辆警车疾驶而过。“车!”儿子边说边用稚嫩的小手指给她看。张温静一下子惊呆了,激动地抱着儿子连声说:“我的儿子会说话了!我的儿子会说话了!”  

 

      辛勤耕耘,总会有收获。1994年4月中旬,中国残联康复部调研组一行到咸阳市考察工作时,专程到张温静家里看望了朱江,经现场测试后给予高度评价:“这是我们所见到的重度聋儿语训效果最好的,他现在才6岁,将来完全可以回归社会。”

  

 

      康复一个儿童,拯救一个家庭

  

 

      张温静的事情经媒体报道后,引来诸多残疾儿童家长登门求助。曾经有位家长,带着一个不到3岁的男孩找上门来,哀求张温静救救孩子。这个孩子虽然戴着助听器,却不会说话。张温静给孩子训练了一段时间后,孩子会说“爸爸”“妈妈”等一些词语了。孩子的爸爸激动地骑着摩托车把孩子带回村里,逢人就让孩子叫他“爸爸”。  

 

      “这件事对我触动挺大的。”张温静说,面对这些孩子家长期盼的目光,看到残疾孩子天真活泼的脸庞,她的母爱那根弦被深深地触动了。一种使命感让她义无反顾地辞掉公职创办康复学校。  

 

      1997年3月,张温静靠着东挪西凑的3万元,申请创办了她的第一所“咸阳市聋儿听力语训部”康复培训学校。“我知道,如果能康复一个残疾儿童,就是拯救了一个家庭,甚至是一个家族。”张温静说出了她当时的内心感受,她的儿子已经康复训练成功了,但是还有那么多残疾儿童,需要通过康复训练让他们同正常人一样,融入社会有尊严地生活。  

 

      2003年以来,张温静应当地残联邀请,又先后创建了“宝鸡市启聪特殊需要儿童早期干预中心”“商洛市启聪特需儿童中心”,并将“咸阳市聋儿听力语训部”更名为“咸阳康复教育学校”。

  

 

      让更多残疾儿童快乐成长

  

 

      走进位于咸阳市秦都区残联办公楼的咸阳康复教育学校,记者看到,这里教学设施应有尽有,设有康复、心理辅导、一对一辅导等教室。在楼道墙壁上,贴满了卡通画、识字图、脸谱及孩子们的照片。  

 

      教室里不时发出琅琅读书声。孩子们看到有陌生人进来,并不胆怯,会主动打招呼。这些大多是2岁至7岁之间患有听障、智障的残疾儿童,竟然也训练得口齿伶俐、吐字清晰。  

 

      “从我办康复学校算起,已经走过了22年的特殊教育历程,最初只有我一人单枪匹马,到现在已经聚集了56名志同道合的伙伴,她们愿与我同甘共苦,为残疾儿童提供康复服务。”张温静动情地说。每年,学校都会花很多的经费培训教师团队,邀请国内外著名的听觉言语专家、音乐治疗大师来讲课。学校还会经常联系公益团队、爱心人士组织一些社会活动,锻炼孩子们的社交能力,培养孩子们的生活自理能力,让孩子懂得尊重,融入生活。  

 

      贾老师今年68岁了,她在这个团队已经有18年了,负责学校的行政工作。据她介绍,这类民办康复学校属于非营利性质,招收的学生有一部分是免费的,由国家按救助标准给学校补贴;另一部分学生收费也很低,最初每月只收一二百元,现在也就1000多元,包括每天的伙食费。再就是靠爱心人士和一些企业的捐助,主要用于培训教师和购置教学器材。她还说:“我们员工和教师的工资都很低,老员工每月能发3000元,新员工每月也就2000元左右。”  

 

      “这个工资待遇能留住员工吗?”对于记者的疑问,年轻女教师魏荣娟说出了她的心里话:“我也想过跳槽,但最终留了下来,是张校长的爱心感动了我。我在这里学会了做人,学会了特教技能。每当我教会一个孩子开口说话,能和正常孩子一同上学,心里就会有一种成就感,让我更有爱、更有自信了。”  

 

      魏荣娟毕业于咸阳师范学院,她在这个学校当教师快10年了。她对张温静校长20余年的助残情怀有着特别深刻的理解。她说:“教会一个听障孩子开口说话已经不易,更难的是要有张校长那样的耐心和坚守,要像她一样传递爱心,无私奉献。”  

 

      大爱无言,大爱无疆。正是有了这样一群人,生而不幸的残疾儿童才会笑得灿烂,活得幸福。

来源:陕西日报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