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 += ""; str += "
要闻传真返回 打印
"; str += "
"; article=document.getElementById('newszwkw').innerHTML; if(article.indexOf(strAdBegin)!=-1){ str +=article.substr(0,article.indexOf(strAdBegin)); strTmp=article.substr(article.indexOf(strAdEnd)+strAdEnd.length, article.length); }else{ strTmp=article } str +=strTmp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
"; str +=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外国政党 > 资本主义福利国家的困境
资本主义福利国家的困境
时间:2019/5/30 15:35:25 
  随着全球化的推进、“自由市场体系”在全球范围的扩张以及世界格局的重大变化,资本主义福利国家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折。处于经济全球化时代的西方国家不再着重依赖本国的“劳动者”和“消费者”,削减了对本国社会福利的持续投入,西方的福利制度越来越沦为“兜底”的工具,陷入左右为难的困境之中。

 

  其一,收支差距持续扩大。如前所述,在支出方面,尽管西方福利国家普遍进行了福利制度的改革,但基数巨大的福利开支仍然持续造成沉重的财政负担和难以填平的财政亏空。而在收入方面,高税收、高工资、高福利的政策让企业生产成本高企,在全球化的冲击下,企业竞争力下降,部分企业选择外迁,影响了作为政府主要收入来源的税收,部分导致近年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增速普遍较慢,甚至有时陷入停滞和倒退,远远赶不上支出的增速,从而使得入不敷出的情况越来越严重,政府赤字触目惊心。

 

  其二,与福利相关的管理机构存在官僚化的倾向,机构繁多臃肿,交叉重叠,影响了运行效率。官僚化倾向带来了信息不对称,在有些领域,公众的切实需要得不到满足,而在另一些领域又存在着政府“过度服务”的情况,造成了公众不满和资源浪费并存的局面。

 

  其三,“养懒汉”的情况仍然普遍存在。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长期以来的“福利文化”客观上培养了重权利、轻义务的价值取向,一些个体选择不就业而完全依赖福利体系生活,不再努力进取、勤奋工作,形成了“依赖文化”。

 

  就西方的三种主要福利模式,即以英美为代表的自由主义福利模式、以瑞典为代表的社会民主主义福利模式、以德国为代表的保守型福利模式而言,各自面临的主要问题也不尽相同。

 

  以英美为代表的自由主义福利模式难以保证社会公平,两极分化情况严重。以新自由主义为药方的英国的福利改革过于注重效率,而相对忽略了公平,使得社会不平等程度加深,引发了较为严重的两极分化。此外,美国的福利待遇不平衡的情况严重,各州以及各个群体的福利待遇差别巨大。以医保为例,由于美国没有建立全覆盖的医保体系,一些弱势群体,包括部分兼职者、女性雇员、移民等,享受不到医疗保障,只能自行购买商业保险,或者就没有任何医疗保险。

 

  以瑞典为代表的社会民主主义福利模式则面临人口格局变化下的福利分配难题。首先,移民改变了人口结构,给福利分配增添了变数。欧债危机致使瑞典国内财经政策收紧,导致移民群体福利下降,一些移民长期失业,难以融入当地社会,成为一些社会安全问题的诱因。其次,以瑞典为代表的北欧国家存在着较为严重的职业性别隔离情况,在劳动力市场中“女性”职业与“男性”职业区分明显,而且女性多数在公共部门就职,男性多数在私营企业就职,这一方面使得性别与职业之间高度失衡,另一方面加深了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之间的矛盾。

 

  以德国为代表的保守型福利模式出现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短缺与失业危机之间的矛盾。在以德国为代表的欧陆国家,在弹性工作制兴起之后,拥有稳定工作的“内部人员”与无职业或无稳定职业的“外部人员”之间的分化愈演愈烈,正式的劳动力市场对于外部人员的门槛过高,同时兼职就业市场又没有相应发展起来,其结果是,一方面由于人口老龄化,有些领域和行业存在着劳动力短缺的情况,另一方面又有相当比例的人长期失业或不就业,完全依靠福利救济度日,失业问题长期得不到缓解。

 

  (摘编自《国外理论动态》2019第1期 张严/文)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
】【打印】【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