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 += ""; str += "
要闻传真返回 打印
"; str += "
"; article=document.getElementById('newszwkw').innerHTML; if(article.indexOf(strAdBegin)!=-1){ str +=article.substr(0,article.indexOf(strAdBegin)); strTmp=article.substr(article.indexOf(strAdEnd)+strAdEnd.length, article.length); }else{ strTmp=article } str +=strTmp str += window.location.href str += "
"; str +=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大学生“村官” > 大荔一村一故事之埝桥镇(三)
大荔一村一故事之埝桥镇(三)
时间:2019/3/8 8:49:22 作者:大荔故事编辑组
   乡村故事是乡村独特的历史记忆,是展现乡风文明特有的名片,是传统农耕文化历经沧桑岁月的精神支柱,凝心聚力,一脉相承。

  近期,大荔县以讲好乡村故事为载体,展现乡村博大精深的历史文化、农耕文化、地名文化和名人文化,唤起时代使命,激发“六乡”活力,扬起乡村振兴的风帆。

  希望第一书记、大学生村官能受到启发,都行动起来,挖掘乡村故事,传承优秀文化,让在外游子浓浓乡愁得以寄托。

  上期我们介绍了大荔县埝桥镇南高迁村的故事,本期我们为您讲述大荔县埝桥镇同堤村的故事。

同堤村 

    同堤村位于埝桥镇政府南3公里处,辖同堤、荣华新庄和荣华湾3个自然村,10个村民小组,673户2674人,耕地面积5535亩。同堤村南邻108国道,西临洛河,北交韩壕村,东接北游斜村,村庄东西长1.2公里,南北宽0.5公里,呈龙形分布,民宅错落有致,村庄绿树环抱。相传因西汉时同珶氏居于此,故得名同珶村,后演化为同堤村。


  同堤村南有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更能证明村落的古老。历史悠久的同堤曾经古建林立,无量庙,文庙、关帝庙等众多庙宇及石牌楼散布于村中。据村里老人回忆,便是在七八十年前,这些古建筑还有部分遗存。老辈人给村中孩童讲古时说的最多的便是同堤村堡子,堡子建于明末,是村上集资在原无量庙基上修建的唯一的大型防御工事。堡子位于村东南,后小槐园与东崖两巷相交之处。西崖与东崖两弯在这里衔接向南凸出成尖,远远看去犹如刚刚落地的风凰,相传古时风水先生称之为凤凰穴。古代村民借崖势在上修建高约21米的土夯堡子,座北朝南,盖有五间大厅和数间仓库房,设有火药库、水井、粮仓,备有两架狗娃铁炮等。凤嘴处,朝南修起砖砌门洞,门洞西侧有一小洞,备有火药,为守门之用。大门高约2米,厚14cm。门扇上凿有炮眼,全被铁皮牢钉。门前有30度两米多宽、砖砌的斜坡唯一与地面相通。坡两侧有1米多高的土栏相护,门内半级半坡直通砖铺庭院。堡子后城有塹沟相隔,有十米多厚的夯土子为中心,东西延城墙,左右两侧有一人高的漏墙,可为火炮防守。堡子丰年可存官粮,兵荒马乱时可容纳全村人避难。易守难攻,可谓是村上的安全堡垒,堡下东约30米处、西旁南巷各有一眼甜水井,似为凤的两只眼睛,东井旁修有不算太大的汤王庙,平时有两位老人常年厮守敬香。西井旁大冠皂角树下又设置一碾米石盘,可为凤供食。登上堡子朝下看,有可容纳数千人的大广场,座南朝北建有高台戏楼与堡子上下呼应。紧贴戏楼背面朝南建有三大间老爷庙,庙内正中设关老爷高大的坐式塑像,西侧为圣人孔子塑像,东有菩萨塑像。大门外有大石狮左右把守,显得神圣不可侵犯。庙前全是一片滩地,宜种五谷杂粮,再向南遥望,洛河自西向东流过,河对岸村庄清晰可见,又为堡子增添了几分风光。过去每逢农历三月初三过庙会,村上四社各有不同社火表演,高跷、芯子、锣鼓、三眼铳铁炮连番登场,三声炮响名家戏班昼夜演唱,“三月三”庙会热闹非凡。

  戏楼修建于解放初期,是村中孩童戏耍的好去处,也是几辈人童年最美好的回忆。青砖铺就的戏台,一米多高、九米多宽,上下空间三丈有余、大气威武,入深六米许,两侧各有一丈多挡风墙,适合乐队演奏和演员候场,内壁嵌有乡土文风(现已毁坏),后台是十几平的化妆、杂物间,演戏的各类硬件设施齐全。戏楼今仍在,却没了童年印象中的神采,变的破败不堪,旧时兰灰色的老砖在阳光下黯然无光。戏楼,是在外同堤人的帆,给你鼓励加油、驶向梦想彼岸的力量;是几辈同堤人童年的欢乐,在娱乐贫乏的年代,把村民们浅灰的生活渲染、照亮;它是中年人的思愁,在秦腔豪迈悲凉的腔调里含泪昂然;它是老者们最后的归宿,在千古不变的戏词中回味生活的百般;它就是割舍不断、魂牵梦绕的乡愁!


  同堤村沃野数千亩,人杰地灵。相传清帝乾隆曾说过“同堤的秀才比鱼多!”而在一辈辈老人的故事里,同堤村也是能人义士颇多。  同堤王氏九世孙,明朝天启年间进京的王思若(字四服)先生,曾在京城执教谕一职,后因清兵入关,辞职回家隐居于同堤村西南。后有清朝官员多次寻访邀他出任要职,均遭拒!言道:明人不为清官。在今天看来近乎迂腐,但在当时却是忠君爱国的堂堂君子、一身浩然正气。他去世后清庭赐予高士尊称,至今那块墓碑保存完整。先生在世题写了许多匾额和书法,曾为同堤王氏家谱题写序言。

  到了近现代,最有名的当数陕商赵氏家族,当时的赵氏家族便是在陕商故里的大荔也是大名鼎鼎。赵家经营药材、布匹起家,后经营水烟、茶叶生意,在兰州、上海等地设立商号,产品畅销内蒙及西北五省,掌控陕甘晋、影响江浙沿海。后人赵松泉(1918年生,字鸿年,小名海怪,故籍埝桥同堤村,祖居城内东大街)发展壮大老商号,二十世纪初为大荔首富。赵家祖辈一贯关心地方公益事业。松泉祖母,光绪年间捐赠巨款重修文庙,清帝诰封“一品夫人”,并于城内东大街树立一座青石牌楼,上书“深明大义”四字。她又为华山“老君犁沟”一段山路铸造铁链扶手,以保行人安全。民国初期,战火纷飞,支应频繁,本县当政者虽多方摊派,仍收不敷支,其不敷数额,由地方富户分担,而赵家自认40%。民国十八年(1929)年馑,赵母在东大街家门口设点煮粥蒸馍,舍饭济贫。同时,分赠大、朝两县各四万银元(硬币)赈济饥民,两县绅民联送“万家生佛”匾额。松泉主持家务后,每遇家乡遭灾,兴办公益,或旅沪同乡学子需助学费无不慨然资助。民国二十九年(1940)兴办大荔中学时,松泉压缩母亲埋葬费用,捐赠硬币七千银元。次年,又捐赠一万银元,作为办学费用。民国三十二年(1943),当选为县参议员,与姚一征等去西安上告县长王昭旭贪赃枉法,为当政者所不满,曾派军警20余人,半夜闯入赵家抄家要粮,进行威吓。八区专员蒋坚忍还质问松泉“姚一征是不是共产党员?”意图“一箭双雕”,松泉坚决否认。1950年,妻子张仰惠亲笔致信大荔县长姚一征,送去“拥护土地改革决心书”。1956年,松泉由上海到兰州,响应党的号召,将赵家独资的“一林丰”、“协合成”等所有工商总厂、总号和分号的全部资产,纳入各所在地的公私合营资产之内。先后担任兰州“大众服务公司”董事长、秘书主任和兰州市工商联常委、副主任、市政协委员。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文化大革命”中被迫致死,1979年平反昭雪。

  如今的同堤人杰在各行各业中不断涌现,有号称兰州军区军旅骆驼王的赵振元、商界巨子赵水龙、中科院执牛耳者王生林等等,枚不胜举。

  今年以来,同堤村对主巷道进行了全面绿化提升,共修建花池150个,栽植栾树、雪松等乔木8000余株,栽植月季、金叶女贞、独杆石楠、龙柏等花灌木3万余株;投资25万元安装太阳能路灯50盏,并铺设柏油路面2000米;投资40万元修建休闲广场,为建设宜居乡村,推动乡村全面振兴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如今站在村南半环绕同堤村的黄土坝上,和风里、细雨中,北望美丽的村落——一丈多高的崖畔绿树婆娑,画出优美的双弧,以同堤堡子为中心,似金凤展翅,高昂傲头,振翼欲飞!

来源:傻老头工作室
】【打印】【关闭窗口